國立政治大學 傳播學院新聞實驗室

關訪員人力比失衡  盼修《精‌神‌衛‌生‌法》改善勞動條件

【記者李貽安綜合報導】近年與精神疾病相關社會重大事件引發大眾關注,促使政府開始推行社會安全網,進入精神病人家中的關懷訪視員,即是陪伴個案與協助連接資源的第一線專業者。然而,高案量、人手不足且流動率高,導致關懷訪視員服務品質難以把關。3日,立委王婉諭提案修正《精神衛生法》,希望將關訪員從衛福部「精神病社區關懷訪視計畫」一年一聘委任契約,透過納入法規改善勞動條件。確保人力比從現行1:100調降至1:25,並增加專業訓練,使精障者服務品質獲保障。
This is an image

政府應權衡關訪員勞動條件與受服務個案權益,才是補足社安網漏洞的長久之道。 圖/李貽安製

「精神病人常被認為是醫療的問題。但病人不是活在醫院,而是活在社區裡。」臺灣社會工作協會社工督導張如杏說。幫助個案從失序銜接回日常軌道,是關訪員的職責,除掌握社區精神病人病情穩定程度,也協助個案家庭連結社福資源,部分人還需兼任自殺關懷業務。關訪員橫跨社工、護理、心理諮商、精神醫學相關領域,多重角色也使其定位相較其他專業者顯得模糊。
This is an image

關訪員協助個案從失序之中連結資源,拉住可能掉落的人,「如果真的不行,我們陪他走一段路。」張雅婷說。 圖/李貽安攝

擔任關訪員兩年的張雅婷(化名),日常穿梭於巷弄,花上一、兩小時,在不同的家庭裡,聆聽背負債務的爸爸訴說生活苦悶、陪個案一起在大街舉廣告牌、幫忙單親媽媽爭取社福資源照顧孩子……。更多時刻得面對的是,患者害怕標籤化,不願接受訪視。他形容道:「想像今天要把輟學的人接回去,你需要花多少力氣?」因為服務對象的戒心,與其「建立關係」是社區訪視工作的第一步,也是最困難的一步。

然而,現今關訪員人力比失衡,平均一人一年背負400案。而衛生局KPI(績效指標)以文字記錄為依據,集中在記錄的填寫,著重量化績效管理和呈報,並將目標放在患者就醫、服藥穩定性,造成關訪員服務品質難以把關。張如杏指出,「疾病與生活連在一起,不能只抓有沒有吃藥來斷定生活過的好不好。」關訪員王志仁(化名)也回憶,同時接100案時,無暇細緻服務到每位個案,電訪時家屬曾大罵:「你看你這種服務就是打電話,你也不會來看阿,所有照顧責任在我身上,打電話根本占用我時間。」
This is an image

王志仁解釋,側重文字記錄的績效考核,創造出「作文高手」,在電腦前琢磨文字的時間,遠遠多於實際協助案家闖關。 圖/李貽安攝

張雅婷感慨,「只有去陪伴,才能開始工作,不然就會成為個案生命中不知道是誰很煩的電話。」他補充,現今以行政計畫招聘關訪員,缺乏完整受訓和專業素質養成,一到職便有數十個脆弱家庭與具攻擊性的高風險個案需要服務,陷入新人無法久任的惡性循環。張如杏也表示,希望衛福部設立合理案量上限,同時正視關訪員素質不一的情形。關訪員應該在現場做專業評估,而非將個案一直送往醫院。她認為:「失掉人跟環境、家庭互動的結合,我們就會太倚賴醫療,以為生活問題能解決,其實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