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照顧憂鬱症困境 照服員溝通技巧

 【記者吳季庭台北報導】中華長照協會於22日舉辦「照顧服務員」的課程,藉此增進照服員陪伴憂鬱症患者的溝通技巧,以及在照顧他人同時,如何兼顧自己的身心狀態。憂鬱症和憂鬱情緒的差異在於憂鬱的時間長短,前者是連續兩個禮拜以上的全面性心情低落,連做昔日有興趣的事皆難以開心起來;另外,也因為對於情緒的形容詞過於多元且定義因人而異,常使憂鬱症被誤判。

 

 照服員相較於醫生,往往有更多時間陪伴憂鬱症病患,因此是患者重要的情緒發洩出口。然而,相處過程難免會有摩擦,溝通方式因人而異,但作為一個陪伴者,適時給予回饋的同理心非常重要。諮商心理師李汶軒表示:「同理心的主要歷程,包含對患者的表達產生共鳴、將對於患者的了解表現出來、讓患者接收到自己的了解。」溝通也不限於言語,另可以透過觀察肢體動作、臉部表情、眼神等非言語訊息,了解患者當下的感受,進而揣測出最適當的應對方式。

 

 當照服員陪伴憂鬱症患者時,常見的錯誤有:急於分享自己的經歷、邊聽邊思考如何回應,以至於無法專心聆聽等。其實有時坐在患者身旁,已是最好的陪伴。然而,照顧憂鬱症患者的辛酸一言難盡,照服員郭淑梅分享:「有些病人不願意用藥,他什麼都不要,狀況無法改善,那真的對大家都很艱難。」
 

 This is an image
照服員全神貫注地聆聽課程。圖/吳季庭攝
 

 憂鬱症占台灣人口比例約8.9%,憂鬱症患者常見的問題是不願意就醫或者就醫後自行停藥。對此,李汶軒提到:「衛教宣傳非常重要,憂鬱症就診率以及社會接受度提高,很多都是因為正確衛教觀念的推廣。」衛教知識可仰賴政府、媒體廣泛宣傳,而長時間與患者相處的照服員是一個傳達正確用藥最好的媒介。長期處在第一線照顧患者的照服員,陪伴過程中需要考驗耐心和臨場反應。照服員殷先生表示:「面對事情我都當作是問題而不是困難,既然是問題就可以解決,真不能解決就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