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棄物展:從危機到重生 找回被尊重的人權

 【記者古芹台北報導】一顆伴眠的枕頭,放在家中和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對我們有何不同。仍舊是個夜裡的依靠,抑或變成為人漠視的廢棄物?17日起於剝皮寮歷史街區,由「台灣當代漂泊協會」舉辦的「棄物展」,展出街友平時生活的隨身用品,並藉由「棄物危機」到「棄物重生」,細細訴說街友的故事與價值。
 

 
 This is an image
追影透過作品《乞伸拳》講述社會的不平等權力。 圖/古芹攝
 
 「我們一定要被接濟嗎?不一定啊!我們只是生活不一樣,沒有人權、沒有自由,同樣出身為人,沒有實實在在地被同等對待。」追影是本次參展的街友,他利用日常所需的報紙創作紙雕畫,述說著社會不平等的權力關係。其中一項作品《閉嘴》由無數個報中人頭構成,被剪去的嘴巴代表不被賦予的發表權,「每個人都在說話,可是卻有人的話不被聽見。」追影對於生活十分坦然,不以自己的處境為苦,努力活出屬於自己的智慧和價值,但面對社會的多數聲音,仍緩緩道出控訴與無奈。
 
 低落的社經地位使街友無法得到應有的尊重。「其實有很多街友是能自力更生的。」當代漂泊委員郭盈靖說道,實質領到社會福利補助的街友很少,大家都有工作能維持自己的生活。面對資本主義時代下的低薪勞動,當薪資無法滿足所有生活所需時,他們決定捨棄開銷最大的「住」。同樣都是生活的人,只是少了遮風避雨的地方,「街友和他的生活物品卻同時被當成在街道上廢棄的物品了。」
 
 展區中有一面牆,貼滿政府禁止堆放私人物品的警示:「如有違反,視同廢棄物」,讓牆邊的獨輪行李箱顯得岌岌可危,但那是阿西賴以生存的重要物品。阿西原是家教老師,月入十幾萬元,過著為人稱羨的生活。然而,面對教育政策改變、學生人數銳減,收入難以支撐生活,加上與家人關係的困頓,逼得他不得不露宿台北車站。今年7月,台北車站禁止物品堆放,經過無數的抗爭,阿西領回行李,默默移至車站外,「我已經身心俱疲,不想再多說什麼了。」
 
 「要站在這裡與大家對話需要十足的勇氣。」郭盈靖坦承,願意站出來發聲的遊民朋友不多,面對長期社會汙名化,大眾與親友的不諒解,街友承受著壓力,卻也很少機會能好好為自己陳述。棄物展透過藝術創作,營造一個除了讓觀者能夠了解與看見的場域外,更創造出了「這就是屬於遊民朋友」的空間。
 
 政治大學社會系學生吳沅諭表示,看完展覽後,她驚訝發現原來街友是有工作的。同樣認真生活,「他們只是差在有沒有家可以回去。」透過展覽,她試著感受街友的生活型態並揣摩他們的心境,對於街友被賦予的負面標籤感到不公平,「期望世界能給彼此公平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