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大法庭新制上路 增進法官獨立性

【記者許慈愍台北報導】大法庭制度於7日經立法院三讀通過,將於半年後上路。最高法院審理案件法律見解不一致時,可以提案交由大法庭作出裁定,統一見解,同時廢除「判例」、「決議」制度。部分法律界學者雖對於廢除判例、決議表示支持,然而同時也質疑,新制是否就能提供法官足夠審判獨立性。

This is an image
大法庭新制採言詞辯論進行,並廢除判例、決議。 圖/司法院

 大法庭制度和判例、決議都是針對法律爭議,統一見解的方式。大法庭針對個案事實,以言詞辯論進行審理,作出見解裁定;舊有判例、決議制則是最高法院從自己作出的判決中挑出好的做成判例,以及針對法律爭議開會做出決議。

 大法庭制度與舊制的差別在於:日後法官審理案件時,若覺得案件狀況與大法庭的裁定不同,仍可以不採用;但判例、決議並沒有個案事實,因此法官沒辦法根據案件情況不同決定不適用之。

This is an image
大法庭與判例、決議對照。 圖/許慈愍製

 根據大法官解釋,判例或決議只是最高法院統一法令見解,並不等同法律。國立政治大學法律系兼任教授蘇永欽表示,我國的法官不受到判例拘束,法官在參考判例後仍是依據法律條文作出判決。

 然而最高法院的判例、決議對法官仍有實際拘束力。「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律師陳彥亘說道,我國法院對於法官有類似考績的行政管考制度,法官的判決經過上訴後,被上級法院推翻的比率納入評分。為了降低判決被推翻的比率,法官容易傾向依照判例或決議中已有的見解。此外,判例、決議都只有抽象見解,沒有個案事實,所以法官沒辦法依據個案事實不同調整。

 現任法官施柏宏提及:「若判例及決議不合時宜,法官不敢挑戰判例及決議見解,會影響裁判實質正義,增加當事人訴訟困難度。」然而最高法院至今僅做過一次判例修正,陳彥亘指出,更正過去判例的見解將開啟數百甚至更多案件的救濟機會,產生民意壓力與增加法官業務。

 過往曾有法官不合理地引用判例,如2009年余姓男子用鐵夾撈取寺廟許願池內的硬幣。余男僅竊取80元,卻因為犯案時持用的鐵夾屬於判例所認定的「兇器」,觸犯加重竊盜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七月。近年最高法院作出的判例越來越少,然而這些長年累積的判例仍然拘束法官判決。相較之下,大法庭制度中,法官可以根據不同案件,認定是否適用大法庭見解,增進法官判決獨立性。

 蘇永欽認為將上路的大法庭制雖有個案拘束力卻不會影響法官審判獨立,因為大法庭裁定有個案事實依據。他解釋道:「就好像大法官統一解釋是不是違憲一樣的道理。」陳彥亘則持不同看法,表示應直接由大法庭做出最終判決。他提出質疑:若大法庭制度只做見解裁定,不做個案判決,可能仍會重演過去判例、決議制度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