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創造超現實空間 草薙姐妹舞出自我

【記者張華真台北報導】 掀起熊和驢子的面具、脫去代表皮囊的長褲,以富有律動性的現代舞展現自我,「How Do I Look? 我看起來怎麼樣?」舞蹈創作者陳逸恩階段性分享會13日於藝風巷展開,邀請來自日本肢體影像創作者草薙樹里杏和草薙璃彩以舞蹈表演的方式表達真實不被拘束的自我。

This is an image

草薙璃彩(左)和草薙樹里杏(右)戴上面具與反向穿著圍裙,象徵他人眼中的自己。 圖/張華真攝

 

 透明落地窗隔出的露天空間中,富有動態感的音樂漸漸響起,反向穿著圍裙的草薙姊妹在後腦勺上戴上動物的面具,代表我們被貼上的標籤,一面是真實的自己另一面是別人眼中的我們。空間中蒙著眼的第三人搖鈴誘導下,他們脫下身上的束縛,以吞食蜂蜜和三明治象徵放下包袱回到原始野性自我,最後隨著越來越輕快的音樂,他們放下原本整齊束好的頭髮,隨著旋律自在地擺動,漸漸地遠離玻璃空間,像是在空間中尋找到真正的自我,不再迷茫可以坦然地面對空間外的現實世界。

This is an image

身著色彩鮮明服裝的草薙姐妹在透明落地窗隔出的露天空間中展開表演。 圖/張華真攝

 「在那個空間中沒有標籤與限制,我們看起來的模樣就是原始的自己。」草薙璃彩解釋,這個假想空間的靈感源自草薙姊妹的生活經歷,姊姊草薙璃彩在日本出生澳洲長大,妹妹草薙樹里杏則是在澳洲出生日本長大,有豐富生活經歷的他們卻發現自己在哪裡都被當成外國人。草薙璃彩表示,在日本,別人覺得她是美國人不是日本人,可是她從來沒去過美國,到美國讀書後卻發現自己也被美國人當成外國人,這讓他感到混亂,而草薙樹里杏也有類似的經驗,這些經驗成為他們的創作靈感。

 創作過程中他們發現不只是國籍會造成自我混淆,許多人也因個性、專長、成長的背景被社會亂貼標籤,草薙璃彩睜大眼睛搖著頭說:「我們其實根本不是那樣。」所以他們就發想出一個超現實的空間,而 〈HOW DO I LOOK〉 就是一支表現他們在那個假想世界中坦然不被框架限制無所顧忌的模樣。

 觀眾陳成恩最印象深刻的表演片段是草薙璃彩猙獰地吞食三明治,這讓他想起自己小時候因為陰柔氣質遭同儕排擠時以暴食為精神解脫的回憶,他說:「食物流入喉嚨的過程,讓我感受到我自己還是存在著。」除此之外,他覺得表演在視覺上融入很多特別的元素,包括繽紛的色彩、慵懶的節奏、機器舞,還有日常生活中的動作像是走路、泡茶、揮手等等,十分新奇。

This is an image

草薙樹里杏(左)藉由吞食蜂蜜象徵放下包袱回到原始野性的自我。 圖/張華真攝

 「我們會被貼上標籤的不只是你來自哪裡,還包括你的個性、特長、長相等等。」草薙璃彩表示,他們用舞蹈傳達社會中被亂貼標籤造成自我混淆的情況,以每個人可能有過的經驗加強藝術的共鳴性,他說:「藝術和我們的生活其實不遠,每個人心中都有藝術,只是你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