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創作空間缺保障 藝術家無奈流浪

  【記者劉書妤台北報導】位於北投的空場藝術聚落,因場地租約將於今年年底到期,過去五年累積的創作心血被迫中止。本月3日舉辦最終場open studio謝幕活動──《竊欲場・空場一場空》,現場的藝術家們以讀劇本的方式,透露缺乏穩定創作空間的無奈,也呼籲觀眾正視台灣藝術環境的現況與缺失。
This is an image
由三位扮演偵查員的藝術家所帶領的讀劇演出。圖/劉書妤攝
  
  「空場」原本是一座廢棄的紡織廠,2012年一群藝術家進駐,將這個閒置的空間打造成藝術聚落,橫跨音樂、舞蹈、戲劇等多個領域。今年12月租約到期,藝術家們聯合舉辦《竊欲場》活動,展場內的牆上貼滿活動海報、藝術家的作品及照片,廊道的盡頭則播放空場五年來的展演剪輯影像。在讀劇演出中,藝術家大聲控訴:「我有一件重要的東西被偷了」,荒誕的內容隱含對現實的控訴,「地主收回場地,空場聚落成功的運作模式被迫中斷」,在在顯示台灣立法對創作空間保障不足的問題。
This is an image
空場藝術家將平日創作空間化為《竊欲場》上演的地點,以亮黃色的警戒線、幽暗的
燈光和擺設凌亂的作品,讓觀眾彷彿置身竊案現場。圖/劉書妤攝
  
  曾進駐空場的藝術家施彥君表示:「展場空間和駐村機會都不少,但可以長期作為創作者工作室的空間有限。」政府提供的空間多為短期使用,且駐村機會或工作室的使用都必須配合行政單位的規劃,自由度相對較低。施彥君認為,比起直接提供場地,政府若能補助藝術家的工作室費用,較能符合藝術家期待的。
 
  現為空場的藝術家柯良志則認為:「當藝術由政府執行時,很多東西就被侷限了。」政府雖然努力推動文創發展,卻沒有給予藝術家足夠、自由的機會表現。一旦政府接管藝術聚落,便要求藝術家必須上班打卡、辦成果展,以表面的成果衡量是否要支持該位藝術家。
 
  現今文化部針對文創產業的投入,除了金錢補助,也積極提供創作空間。依據「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法」,鼓勵私有空間之所有權人提供場地作為藝術發展使用、協助藝術家進駐文創聚落等,但能否滿足藝術家的需求則有待觀察。
  
  北投「空場」事件點出台灣藝術工作者的困境,也傳達文化產業結構面的不足。政府嘗試多傾聽藝術家的需求,而藝術家也需要信任政府、多加了解政府政策內容,積極爭取自身權益。透過雙方協力,才能改善文化創意產業的現況。
This is an image
2015年全台文化設施最新資料統計。文化設施包含:畫廊、演藝廳、博物館及活動
商圈等。資料來源:文化部統計網/ 製圖:劉書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