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政治大學 傳播學院新聞實驗室

青銀共居1000天

【記者陳嘉怡、徐嘉璟、林昕璿、黃子珊綜合報導】前一晚,現年28歲的林琪深陷論文漩渦而忙至清晨。瞥見睡眼惺忪的林琪,正在準備早餐的75長輩張麗蓉,轉頭詢問她要不要吃水煮蛋。

平凡的關心舉動,瞬間將林琪拉出混沌之中。原本焦慮急躁的心情,彷彿吃下一顆定心丸。

很難想像,其實沒有血緣關係的兩人,卻在陪伴與相處中,慢慢摸索出理想中「家」的樣貌,是充滿人情味的避風港。

在參與台灣第一場青銀共居實驗、新北三峽北大「青銀共居」計畫(以下簡稱北大計畫)之前,身為台中人的林琪獨自外宿。每每夜晚下班,她寧願開車亂晃,或是待在昏暗的路燈旁,滑著手機,也不願回到空無一人的宿舍。張麗蓉則因為不想打擾子女生活,拒絕親生兒女的同居邀請。即便獨自生活,她仍積極社交,熱衷於志工服務。

長期沉浸在孤獨感之中,林琪慢慢發覺,自己需要「家人」的陪伴;即使年過七旬,被共居室友暱稱為「Peggy阿姨」的張麗蓉,仍想追求一段自主的人生,結交志同道合的好友。

兩條不同世代的平行線,產生了交集。

三年來,沒有血緣關係、相差47歲的兩人,同住一個屋簷下,建立起跨越世代的友誼。

 
This is an image
「青銀共居」顧名思義就是開放青年與年長者共同生活在同一空間,相互幫助、陪伴,期望藉此解決居住空間問題,也加強世代之間的情感凝聚。 圖/玖樓提供

青銀世代同屋簷 七年前發源自荷蘭
 
青銀共居,正是要試圖解決高齡化問題下年長者獨居比率提升,以及年輕人因求學或就業移居房價節節高升的都市,只能蝸居在狹小、破舊的屋子等難題。

2013年,荷蘭老字號安養中心Humanities Deventer開放大學生免費居住,和安養院老人們「當好鄰居」:年輕人教長者使用3C產品、陪伴長者觀看電影,或協助準備三餐、並一同用餐;跨世代透過共同生活,提升彼此的生活品質,成了全球「青銀共居」概念的發源地。

這股國際趨勢,三年前也在台灣落地。

2017年,新北市政府城鄉發展局(以下簡稱新北城鄉局)為解決青年蝸居與老人獨居問題,找上擁有辦理共居經驗的玖樓共生公寓合作,引進青銀共居模式,打造「三峽北大青銀共居計畫」(以下簡稱北大計畫)。

北大計畫是台灣第一場青銀共居「實驗」,試圖理解台灣青年和長者的生活價值觀,並幫助政府初步評估青銀共居在台灣發展的可行性。

This is an image
室友們會共同訂立生活公約,也會各依所長,主動認領公共事務,如協助管理公共設備。 圖/玖樓提供
 
如何參與北大青銀共居計畫?玖樓共生公寓專案經理李宇文指出,除戶籍、收入等要符合一般社會住宅規定外,北大計畫也有挑選室友的準則。

首先是人口特質力求多樣化,包括不同性別和年齡層,也傾向尋找積極主動、有同理心和願意學習的對象。「在共居生活中,人跟人之間的氣氛很重要。」李宇文強調。

與一般三到五年為期的社會住宅合約不同的是,共居住戶享有可後悔的「賞味期限」。新北城鄉局住宅發展科專員武允薇解釋,跨世代的友好共處並非一開始就能承諾,所以合約只會先簽半年,不適應的住戶可以中途離開計畫。

武允薇補充說,居住前會先安排室友們相見,讓彼此了解對方年齡、個性和生活習慣,以協助共居者的關係建立。渡過了磨合期,才會進入第三階段,走向長期的社會住宅租賃關係。

This is an image
北大計畫的入住條件與一般社會住宅類似,政府會補助租金,且優先選擇有租屋需求的年輕人和長者。 圖/陳嘉怡製

營造公共空間 串起情感連結
 
嚴格來說,共居並不是新穎的概念。社會上也常見,小資族為了省房租,採取分房共租的方式;但青銀共居在設計上,更強調居住「公共空間」的重要性,要避免工業社會繁忙的生活節奏下,彼此沒有相互交流的「房客」,就僅僅只是「過客」,形成社群、聯絡情感的機會也因此消失。

為了讓共居者凝聚情感、產生互動,李宇文說他們當初在空間規劃上,便特別強調公共空間的設計與使用。舉例來說,玖樓整合三戶住宅獨立的空間,並賦予每一戶客廳功能,分別設計「玩」廳、「食」廳和「作」廳。住戶若想要玩樂、吃飯或是工作,就需要跨廳「串門子」,去到相對應的公共空間,因此無形間與跨世代住戶產生交流與互動。

This is an image
結合獨立的社會住宅,共同規劃公共空間,可以增加房客交流的機會,是青銀共居計畫的重點。 圖/陳嘉怡製

This is an image
在「玩」廳,長者與青年可以一起打麻將、玩桌遊,享受休憩時光。圖/新北市城鄉局住宅發展科提供
 
青銀共居的核心精神,其實正訴求,「家」不一定要和有血緣關係的人組成。

李宇文不諱言,家人之間,往往會因為血緣關係的牽絆,而對彼此有更多的要求,甚至「情緒勒索」。

「我們與自己的家人相處,容易產生情感濾鏡。」他解釋,由於青銀共居者彼此沒有血緣關係,正因為不是家人,相處上反而不會有對彼此抱持過度的期待,能為雙方保留更多的容忍空間,情感上較不會產生壓力和波折。

習慣一個人生活的林琪就說,和長輩共居後,才體會到「有人等門」的美好感覺。原本在家遇到長輩碎念,林琪常常會直接回嘴,但共居的長輩和自己沒有血緣關係,扮演著「室友」的角色,「有時聽他們嘮叨個幾句,忍一下就過去了,比較不會往心裡去。」

在這裡,關係是平等的,沒有長幼尊卑,撕開年齡的標籤,他們只是一群相互學習、共同生活的朋友。

This is an image
對坐在長桌的兩側,青銀室友展開家庭會議,理解不同世代的想法,協商出適合彼此的生活模式。 圖/新北市城鄉局住宅發展科提供

需克服文化、年齡組成和流動難題
 
只不過在台灣,青銀共居還有一道文化高牆,需要跨越。

武允薇坦言,相較於西方文化,子女離巢後就和父母各自展開新生活,保留彼此生活空間,台灣的傳統家庭倫理則要求兒女要和長輩同住。多數長輩也希望能夠含飴弄孫,甚至在意年老獨居、不與子女同住,會被親戚、鄰居認為是子孫不孝。

青銀共居的阻礙不只來自於長輩的迷思,以參與北大計畫的銀髮族室友張麗蓉來說,當初她申請共居時,就曾遇到子女強烈反對。女兒問她,「媽媽為什麼不跟我們一起住?」經過長時間的溝通後,女兒才理解,年邁的媽媽也有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權利。

「老,其實有不同種可能。」武允薇說。

在台灣,對於「高齡社會」的討論,往往過於單一。社會通常把全部的老人視為同一個群體,甚至容易將高齡議題簡化為長照問題,忽略了另一群仍可以自主生活的健康長者。

武允薇轉述一位獨居長者的故事,因為他的子女都在外地求學、工作,他覺得一個人住很孤單,便去體驗養生村生活。本以為在那裡可以交到朋友,孰料卻顯得格格不入。他七十二歲,隔壁的房客九十二歲,相差二十歲,他不知道要稱呼對方大哥、還是爺爺。

在那裡,他們一律都被視為老人。到了同一個時刻,就會聽到樓層廣播,吃飯、唱歌、跳毛巾操的時間都被固定。按表操課的生活,每日循環。僅住一週,他卻覺得自己瞬間老了很多。

那不是他要的生活。他認為自己還很健康,有生活自理能力,只是想要有人可以聊天、作伴。武允薇強調,也因此青銀共居要招募的年長者,就是能夠自理生活,且對生活抱有熱忱的「老人」。

武允薇補充說,青銀共居和安養機制不同,在前者的制度設計下,老人不會只是被照顧的一方;而是透過積極和人互動,讓長者能夠延緩老化,減少社會的照護壓力。

 
This is an image
室友會輪流擔任「公寓說書人」,分享日常的大小趣事,提升室友們對共居公寓的認同感。 圖/新北市城鄉局住宅發展科提供

青銀共居要成功,不能忽略高齡議題的核心始終是「人」。

社會住宅推動聯盟副執行長呂秉怡觀察,隨著長者的健康每況愈下,他們就越需要穩定的生活空間。不過,我們卻時常忽略,長者難以適應人際關係的頻繁變動。

呂秉怡認為,台灣青銀共居採取社會住宅的換約方式,使得人員的流動性高,雖提供不適應的住戶退場機制,卻會破壞穩定的室友關係,對長者不利。此外,共居者在「共識」的過程中,需要長時間的磨合,才能建立信任和生活默契。若人人都把社會住宅當作「中繼站」,共居者之間的關係就會淪為表面,難以成為在同一個屋簷下,共同生活的「家人」。

不只如此,北大計畫開辦以來,年輕人的招收比率都比年長者高,似乎偏離了未來年長者將成為社會多數的實務,無法藉此因應逐漸惡化的高齡議題。

「我們現在比較推動『壯銀共居』,除了在年齡代溝上差距較少,價值觀也較相近。」對此,呂秉怡提出新的共居想像。他認為擴大招募40歲到60歲的壯年族群,並以60歲以上的長者為主要的招收對象,其實更符合未來趨勢,也能減少營造共識的溝通成本。

「青銀」不是問題  「共居」才是重點

青銀共居,不是世代的問題。長輩跟年輕人間的差異,或許沒有想像中的大,即使是平輩間住在一起的問題不見得就比較少,重點是如何理解與接納彼此的問題。

「同廳的兩位長輩曾因作息不同而發生衝突,一位長輩因為吃素念佛,習慣早睡早起,別的室友如果過九點、十點洗澡,就會打擾他休息。」林琪就觀察到,又如另一位常常在外參與志工活動,有時因活動延遲結束,八、九點才回來,另一方就會認為被打擾,「最後是透過年輕室友們居中協助溝通。」

確實,需要溝通和磨合的族群,並不侷限於青年與銀髮族之間,在長輩群體間同樣存在生活習慣的差異。

「後來我們發現,其實青銀不是問題,共居才是。」李宇文點破外界對於青銀共居的盲點。年齡並不是青銀之間的鴻溝,生活習慣才是問題根本。就和大學時代的室友相處一樣,只要是「共居」,它的問題就會圍繞在生活方式的磨合與溝通。

為了讓共居更順暢,北上計畫中也有「種子戶」的新設計。

所謂「種子戶」,武允薇解釋,當共居者的室友關係穩定之後,透過共居者自主討論和舉辦活動,和社區里民分享共居的生活經驗,推廣共居的相處模式,藉此聯繫起社區鄰居的情感和交流。當一個又一個種子戶出現,未來面對高齡社會的挑戰,社區共居眾人才能夠快速凝聚。

This is an image

共居者也會一同設計與籌備社區營造活動,從共居空間走入社區,擴大空間共生的尺度,讓青銀共居成為社區融合的重要動力 圖/新北市城鄉局住宅發展科提供

「青銀共居的核心關鍵是跨世代的互助與互動!」呂秉怡強調,當青年和長者彼此學習,相互關照的社交模式,擴及到社會住宅周遭的鄰里,就能解決日益嚴重的老人獨居問題。當人口結構面臨巨變,年輕人減少而老人增加,建立起長者主動互助的社區網絡,才能真正治本。

北大計畫一千天,我們發現青銀共居有機會是高齡社會的解方,但也有必須正面迎向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