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顯靈」同儕聯展 傳遞自我生命經驗

 【記者顏融綜合報導】由社團法人台灣酷兒權益推動聯盟所舉辦的「性少數精神病人同儕支持聯展」於12月28日舉行。聯展以「顯靈」作為主題,祕書長胡勝翔表示,這象徵著被人當作鬼魅存在般的性少數精神病人現身眾人身邊。聯展作品展出性少數精神病人的日常,傳達其生活、精神狀態及情感樣貌。
 
This is an image
聯展作品七號,傳遞作者渴望擺脫憂鬱症的意象。 圖/顏融攝

 聯展作品七號,作品「新夢」,寓意著作者心靈花草茶(筆名)期許自己像向日葵一樣永遠朝向有光的地方。本身罹患嚴重的憂鬱症,作者將自己描繪成畫中哭著的人物,渴望有天可以成為畫中笑著的小孩們,並從事有關兒少的工作。胡勝翔提到,「這場展覽完全是由他們(性少數精神病人)互相幫忙而成,沒有社工協助。作品呈現他們個人的情感以及自我對話的過程。」

 胡勝翔指出,大眾都只能看到顯性的需求。「我們是一群多重身份者,意指同時擁有多元性別身份及社會弱勢身份。」而多重身份者、精神病人大多數是非常隱性的,向來社會資源不夠。他提出,現行的體制都以專業醫療為導向,比較沒有辦法聽到病人本身的聲音。當天講者肥好粉專書寫者郝天行表示,國外認為病人彼此幫助有好的醫療效果,例如澳洲等都有發展,也有政策的輔助,酷兒盟便是在做類似的事情。


This is an image
參展民眾討論展品,現場氣氛熱烈。 圖/顏融攝

 郝天行說,酷兒盟藉由與社會格格不入的相似性以及同樣被社會排擠的感覺找到彼此。共同去做彼此在乎的議題,因此酷兒盟的倡議才較包羅萬象,從同志議題到精神病人都有。她表示這種作法在外人看來可能不算什麼,但對他們而言是在連結彼此的生命經驗。
 
 「性污名化是一個結構性的問題。」胡勝翔表示如何去除性污名化或是改善他人對精神病人的偏見是很複雜的,很多方面並非他們能決定如何改變。郝天行說明,酷兒盟的同儕支持不是主流下可以接受的。因為他們不會阻止對方厭世的想法,反而是接納它。她表示,眾人在看待事情的面相皆不同,很難說「如何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