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逃出奪命宿舍】居住環境危險 移工後悔來台工作

 【記者李昕芸、林莉庭、陳韻如、陶怡軒、高家宏綜合報導】陰暗悶熱的狹小房間,堆滿來自異國的夢想與行囊,這裡是小琪(化名)與他的十三位同事的宿舍。高中畢業就隨著仲介從印尼來到台灣的她,目前在一家小型工廠擔任大夜班廠工。「我是為了賺錢給家裡,還有存錢讀大學來的。」年輕的小琪不會說中文,為了養家也為了完成自己的讀書夢,她隻身來到台灣這塊陌生的土地打拼,想不到對她而言是惡夢的開始。
 
 十四個成年女性擠在不到幾坪大的通鋪生活,房間只有一個出入口和一個打不開的窗戶,小琪的宿舍就是典型「廠住合一」的案例。宿舍就在工廠樓上,與堆滿貨物的倉庫並鄰而居,若要通往室外,只能依靠通往一樓工廠的樓梯。「我覺得這樣很不安全,我有跟仲介說,但他們都不理我。」小琪的擔心不是沒有原因,敬鵬大火事件不幸喪生的兩位泰籍移工,即是因為宿舍只有一個通往工廠的對外出入口,但因大火阻斷逃生路線,困死火場。
 
This is an image
狹窄的宿舍卻同時有十四位女性在這裡生活。圖/小琪提供
 
 「休息的環境不應該潛藏這麼多危險。」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專員陳容柔說。她表示許多僱主收取四千塊到五千塊不等的膳宿費,提供的宿舍卻明顯不符合外國人生活照顧服務計畫書(以下簡稱生照計畫書)的規定。以小琪的宿舍為例,根據生照計畫書的規範,餐廳、廚房均應設置兩處以上的安全門,以因應緊急事故發生時的逃生所需,但小琪的宿舍廚房只有一個門可以逃生,事實上,他們唯一的逃生路線是通往一樓工廠的樓梯,假使工廠發生大火,小琪與她的同事們無處可逃。
 
 然而,比小琪情況更嚴重的案件不在少數。台灣國際勞工協會透露不少移工宿舍同一層住超過一、兩百人,僅使用木板、紙板隔間,並在宿舍附近堆放易燃原料,一旦起火或是爆炸,勢必會造成移工的重大傷亡。「如果知道這邊這麼危險,我不會選擇來台灣工作。」小琪語帶無奈,小聲的說,仍在工廠就職的她,已不期望仲介、工廠老闆能夠自發性地改善他們的環境,只盼政府能夠落實移工住宿環境稽查,讓他們在辛苦工作之後,能夠安心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