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年輕人,你為什麼不回家?】鹿港囡仔紮根文化

【記者李宛諭、鍾詠吉、林岳柔、張玟榕彰化報導】歷史中寫著榮華一頁的鹿港,在兩百多年間留下了紅色磚瓦,卻散逸了故事。近年來,鹿港在年輕人出走的難題下迷了路,但有一群人決定回鄉發展藝術文化,慢慢讓鹿港長出新芽,更凝聚了鹿港人的心,他們是「鹿港囝仔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鹿港囝仔」創辦人張敬業的返鄉的路,啟發於2009年到義大利小鎮表演的旅程。他看見了一座沒落小鎮,在青年籌組藝術節下再度活了起來,便想為自己的家鄉──鹿港,創造發展的可能性。畢業於樹德科技大學藝術管理系的他認為,自己的專業「除了在城市可以發展外,在農村地區也可以有不同的方式去表現」,因此試圖延續鹿港文化與歷史,建立家鄉人們的情感。

This is an image

「鹿港囡仔」張敬業希望延續鹿港歷史與文化。圖/林岳柔攝


 憶起返鄉初期,張敬業談到當時鄉親對他們的不解:「恁在做文化ㄟ喔?啊我嘸文化啊!」便開始思考文化一詞,對在地生活者而言具有距離感,於是嘗試以環境參與的「保鹿運動」開始,讓人們關心身邊的事物,因為他認為文化不該只有狹隘的定義,而是透過人與人的相處、人和環境的連結所建構。隨著定期活動的努力下,「鹿港囝仔」漸漸轉型,曾接觸過文字保存、再生經濟等議題,型塑在各階段中欲聚焦的任務。

 自2015年起,張敬業依循自己初衷,籌辦「今秋藝術節」,以鹿港在地的故事為主軸發展表演藝術,邀請許多團體參與演出。他想讓家鄉的人甚至是來訪鹿港的人,都可以一同回顧歷史,保留鹿港走過的足跡。他更將傳統木工結合舞台設計,推動傳統產業轉型,賦予木工產業新價值,創造不同的工作機會。「大小不是成功的點,是藝術季跟當地的連結,就像是一棵老樹冒出新芽。」張敬業說,他想讓鹿港變成大家想留下來的地方。

 返鄉的過程中,張敬業也承受過家人的擔憂,以及他人的質疑。因為不是在鹿港的市中心長大,加上在外求學的因素,他並沒有屬於鹿港的口音,起初不被認同為在地人。但他認為,「認同的光譜應該打開來,而不是只剩下腔調。」無論是否為在地人,他都會將自己投入當地,做他認為具有意義的事情,總有一天會潛移默化,也會被人們所理解,這樣生活累積的過程,就是文化。

 近年來全球化之下,許多國家的部落都面臨著地方再造的難題,張敬業認為,要思考將鹿港放在世界哪個位置,並和其他城市對話,因此有與日本進行交流,也盡力去延續鹿港在地的文化,創造新的可能。不過他也說:「鹿港可以用節慶,但其他地方不一定可以。」在返鄉的過程中,回溯家鄉如何走來,才能確實與人們、土地產生連結,注入新的生命力。

This is an image

「鹿港囡仔」籌辦今秋藝術節。圖/林岳柔攝


This is an image
「鹿港囡仔」相信能為家鄉注入新的生命力。圖/林岳柔攝



青年返鄉風潮再起  跨界特色尚待政策支持

 台灣於1990年代出現第一波青年返鄉潮,當時的年輕人希望透過重新認識在地文化,並參與在地事務,重新建立對自我身份和價值的認同。2000年後,地方產業面臨凋敝和轉型危機,政府於是開始資助多項社區培力及產業重建工作,因此吸引第二波青年返鄉。而自2010年起,第三波青年返鄉潮再度興起。

 「這批青年投入在地的模式帶有明顯的『跨界』特徵。」盧俊偉強調,為了從提升文化價值與在地生存間取得平衡,有越來越多的青年在嘗試跨新舊在地文化的結合、跨地域別的社群關係營造、跨產業的經營活動、跨領域的創意行銷能力及實踐等等。但複合領域的經營因觸及層面廣,以牽涉交通、觀光的文創旅行為例,光要取得旅行社執照便所費不貲。因此青年在調適與遵循既有法規上,即需付出相當的成本。
 
 至於該如何解決當前困境,盧俊偉建議,中央政府與地方應整合政策,讓資源更有效運用。人才培育方面,也應該從在學階段開始執行,並設計創業相關職業訓練,讓青年融入在地的過程能減少摩擦。補助的考核過程則應著重成果效益,不去硬性規定技術或程序面向,而是用長期的眼光審視青年對地方的影響力。政府未來也可以提供各地返鄉青年串聯協力的機會,透過群聚化創造效益,不僅能整合資源,更可激發不同的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