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專欄】漫畫經驗助家業 黃熙文為品牌注入新生命

 【記者林岳柔嘉義報導】與臉型同大的可愛雙眼,留著一頭長黑髮,常常騎著一台重型機車,這是Q版人物「雷克小子」,約於民國80年至84年間,可以在許多文具商品上看見它的蹤影,而它的誕生,來自於漫畫家──黃熙文的筆下。但在漫畫魂的背後,他其實還有另一個身分,即是老牌十八銅人所屬的和氣藥品公司現任董事長。
 
擁有漫畫DNA 創作路上堅持熱忱
 
 「所有的漫畫人,都有漫畫DNA,自會拿筆開始就懂得畫畫。」黃熙文說,他對漫畫的敏感度,並不是透過專業訓練才培養而成,就像擁有漫畫血統般,看見漫畫就特別有感覺,也會很自然地以漫畫的方式思考事情。
 
 從小就得知要繼承家業的他,沒有因此放棄對漫畫的熱忱。高中畢業後,投入了紙品設計界的工作,當時台灣的環境原創風氣較興盛,因此提供了設計的舞台。然而在這段期間,他也遇到了許多挫折,繪製的圖稿因未符合市場,而不被上層接受,但他仍舊選擇堅持,透過不斷練習、在失敗中找原因,逐漸累積了許多成功的作品。
 
 幾年後,設計環境漸趨成熟,許多國外知名的卡通漫畫人物在台灣竄紅。黃熙文尋求雷克小子的授權買方過程到處碰壁,具影響力的公司傾向國外購買知名設計,而不願培養沒沒無聞的新創漫畫角色,因此不斷地受到各企業的拒絕。最後,因一位同行前輩認同其作品,讓雷克小子得以曝光。
 
 This is an image
雷克小子系列商品。圖/黃熙文提供
 
做到最好 興趣事業皆全心投入
 
 從事紙品設計領域的幾年中,黃熙文被市場機制訓練,思考如何修正風格,選擇堅持或是迎合市場,都是經驗收穫的一環,更重要的是,幫助他日後執行家族品牌創新時,比一般人更懂得如何拿捏到位。
 
 黃熙文表示:「藥品公司不是一般企業的那種經營模式,它很像古時代叫賣的感覺,例如集中通路,將消費者吸引到那裡去。」因此一般的企業經營課程,和藥品管理實務上有歧異,只要接班後再做學習即可,所以父親並沒有干涉他學習漫畫及設計的路,只要求「畫就要畫到最好,要做什麼就做到最好。」這也成為他的人生哲學。
 
 黃熙文接班之後,將在紙品設計界的學習態度,全心投入於企業經營,接觸不熟悉的業務、廣告和應酬,已沒有心思顧及漫畫創作。他認為,興趣可以自行培養,不一定要從事那個行業,也因為有畫漫畫的充足經驗,他只要在工作的空檔簡單練習,維持漫畫手感就好。他提到,跑業務最有趣的是遇到自己的粉絲,讓他有一種特別的親切感。
 
機緣與經驗相輔 走向品牌創新
 
 近年來,黃熙文為旗下的十八銅人品牌進行創新,結合新型動畫的廣告行銷、印上知名卡通人物Hello Kitty的潮流貼布等,透過融合各種新元素,給資深的品牌注入年輕化概念。
 
 談到品牌創新的起點,黃熙文說是一種機緣,當時潮T品牌與他談合作,個性喜歡探險的他認為是一種機會,能將既有市場擴展到年輕族群,和他們對話,並且建立企業的活力形象。
 
 在執行中遇到最大的挑戰,來自於長輩的擔憂,因此黃熙文採取最保守的策略起步,將上一輩朗朗上口的標語結合具氣勢的動畫,給予廣告新的生命力,「對年輕人來講口號是新的,而對原本的客群來說畫面是新的。」他更提到,「有經過設計訓練的話,會知道最後一個收功動作要對到觀眾的眼睛。」根據以往的工作經驗,讓他在細節的拿捏、美學的要求上,擁有和其他經營者不同的見解。
 
 黃熙文說,過程中要說服長輩,必須回歸成本利潤的數字考量,還要承受同行間的檢視,壓力雖然很大,但他認為,「創新應該會有加分不會有扣分」,即使微小,只要能創造價值,都應該努力嘗試。
 
思考具美學邏輯 為新作品籌備近十年
 
 「透過學畫圖,不管做什麼事,都會有美的邏輯在裡面。」黃熙文提到,經營公司的技能和設計可能較無直接關係,但他認為,人們不一定要追求學以致用,而應該培養不同的思維以及生活美感。
 
 黃熙文為了下一部作品籌備將近十年,故事內容以西元1990年的上海灘為背景,一直嚮往畫大規模壯闊建築的他,為了圓夢,多次實地探訪上海,也蒐集很多歷史資料。正如他所說:「不管什麼事、什麼行業,既然要做就做到最好,結果最後再來看。」
 
 This is an image
黃熙文與親自繪製的圖稿。圖/林岳柔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