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專欄】台灣馬戲:理想與現實的拉扯 聚光燈熄滅後的馬戲

 【記者陳艾伶、鄭雅方、倪旻勤、郭又華台北報導】午後,幾個不畏炎熱的遊客散落在華山的千層野台,一名年輕男子走近遊客大喊:「兩點半開始街頭表演。」帶著靦腆笑容的他,有些羞澀。很難想像,這樣害羞的大男孩是一名大環街頭表演者,他在亞維儂藝術節街頭表演的影片有超過千萬的點擊人次。

 

 當音樂一按下播放鍵,楊世豪褪去青澀的外衣,握著大環的雙手有力而堅定。他與大環或相互追逐、或彼此壓制、或相融合,在大環上做出一個又一個精湛的動作。在炫目的招式中他不流於技巧的展現,而是蘊含著對這項藝術濃烈的情感和喜愛。


 然而,這樣精采的表演在臺灣仍未如流行文化受矚目,聽過它的人不多、了解它的人更少,就連楊世豪的父母都未曾到現場觀看,也不大清楚自己的孩子究竟在做些什麼。

This is an image

楊世豪的街頭演出總能吸引大批的觀眾前來欣賞。圖 / 取自楊世豪臉書粉絲專頁。

馬戲是多元藝術的集合


 馬戲最初是一種以動物為演出主體的表演,但隨動保意識興起、飼養成本太高,現今的馬戲,多轉以「人」為主體,其中包含魔術、小丑、雜耍、體操、舞蹈等藝術。於是,馬戲不停地將各形式的藝術涵蓋於其中,越發完整地體現「多元藝術集合體」的概念。

 每當說起馬戲,來自加拿大魁北克的「太陽馬戲團 ( Cirque du Soleil )」可能是大家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名字。身為當今全球最具指標性的團體之一,太陽馬戲團於30餘年前創立至今,已為 300 餘座城市的 1.6 億名觀眾演出,成為全球規模最大、收益最高、最受歡迎的馬戲團。高度企業化的經營、行銷更是將其推至「世界級的文化品牌」。

 除了加拿大之外,具有完善文化政策的法國,更提供相對友善藝術家的補助機會,使其能減少為生存奔波的辛勞,將更多的生活重心專注於作品,並有更大的創作彈性,用其獨特的觀點,帶領觀眾認識世界與文化。

 

 將眼光拉回國內,台灣的馬戲雜技藝術在過去也曾輝煌一時。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當屬活躍於民國 40 到 70 年代的李棠華技術團。當時國民政府退守台灣,大力提攜雜技表演作為國際交流及外交用途。「特技之父」李棠華便帶著團員赴各友邦國家表演,一邊為政府發揚國威,同時將雜技藝術帶入國際舞台。

 

 在民國五、六十年代時,馬戲雜技圈漸漸轉往娛樂發展,許多團體會在夜總會及酒店等地從事商業表演。直至民國八、九十年代台灣酒店夜總會沒落,KTV 等新型娛樂興起,馬戲雜技轉往各風景區及遊樂園表演。但 921 大地震發生後,許多遊樂園因地震受損嚴重,改請低價的俄羅斯或東歐馬戲團,個人馬戲工作者只好從舞台轉往民俗活動。因此,工作者專注於接案及作品創作,暇行銷品發展馬戲的「知名度」,導致台灣馬戲文化與觀眾產生距離,人們也對馬戲藝術感到陌生。

 

 目前於台灣馬戲中,主要的校園培育訓練系統即是中國雜技的延伸。而隨著資訊科技的快速流通,越來越多人將國外的馬戲文化引入台灣,形塑出更多元的台灣馬戲面貌。

This is an image
具有高度包容性的馬戲藝術,不斷與各領域的碰撞、結合,發展出多元的形式與內涵。
圖 / Hsingho Co. Ltd 星合有限公司提供。
 

困境一:缺少原創性,哪裡安全往哪裡去


 「賣蛋塔安全,那就去賣蛋塔;夾娃娃機安全,那就去開夾娃娃店。哪裡安全往哪去。台灣馬戲的環境,是否也有點如此,LED 好酷炫,那就加個 LED。」陳星合犀利的話語一出,一刀劃開馬戲表演亮麗的表面,揭開種種難題。身為前太陽馬戲團成員的陳星合,回到家鄉後,觀察到台灣馬戲環境中,創作氛圍匱乏以及缺少原創性的問題。他認為,「跟風」是造成困境的原因之一。

 「跟風」多來自現實面的考量,搭上熱潮較容易能取得大眾共鳴,餓肚子的機會相對來說就小。但這都是在賺快錢,難以長久。陳星合認為,從求生存的角度上看,這沒有不對,觀眾喜歡看甚麼,我們就做。但若要提升整體環境,需要讓觀眾的感官經驗變得豐富,唯一的方法只有靠創作者提供更多元的作品。他也補充,若要解決問題,觀眾和創作者是需要被放在一起討論,不能單面地檢討任何一方。如果創作者一直抱怨「觀眾不懂」、「國外的藝文氣氛比較好」,這只是在期待觀眾來配合你,並無太大的實質幫助。若你的創作真的很好,相信不會有人不懂的。

 

困境二:觀眾不買單,馬戲生態無法健全

 

 雖然創作型的馬戲演出在台灣不多,但還是有人投身在其中,然而花費大量時間和金錢做出的作品卻得面對沒有觀眾願意買單的窘境。「觀眾會認為既然這樣的表演在街頭就有了,為什麼還要花好幾倍的錢進劇場觀賞?」圓劇團團長林正宗認為這是普遍民眾不願意進劇場的原因,劇場和街頭演出太容易被混淆、被當作同樣的東西。

 

 馬戲發展除了創作者和表演者的努力,觀眾的支持也很重要。一個健全的馬戲生態如同經濟市場,儘管供給者的資金再充足,還是得要有消費者購買產品。林正宗說:「如果有一天,政府真的分出一項補助類別叫馬戲,但因為圈子不大所以申請的永遠都只有那幾組呢?」若創作者在不需擔心經費的狀況下,創作出優質的演出,但最後依然沒有觀眾,那麼還會有人才願意投入的馬戲嗎?

 

 觀眾對馬戲發展至關重要,但觀眾不願意花錢看演出卻是極大的問題。

 

困境三:環境不給力,人才流失嚴重

 

 現在觀眾很少看演出,娛樂多選擇看電影或演唱會等活動,導致包含馬戲在內的表演藝術票房欠佳。一旦演出無法回收足夠的利潤,馬戲工作者就很難拿回應得的報酬。方意如說,在馬戲藝術圈,有不少的工作者拿不到合理薪資。一個藝術演出的案子常費時兩到三個月,卻只能拿兩到三萬,他自嘲:「咖啡廳的服務生都賺得比我們多。」

 

 當藝術性表演無法提供足夠收入,馬戲工作者會接商業性的案子。例如民俗活動中的廟會儀式、開工破土等表演。會選擇接這類案子的人為生計奔波,很少有人想到要推廣馬戲藝術,讓更多人了解馬戲之美。一旦有足夠積蓄,便會轉行去咖啡廳、直銷,或結婚生子。其中有些人仍然想表演,卻因看不到馬戲的未來,而選擇離開。導致馬戲圈形成人才「斷層」。方意如回憶,在「特技之父」李棠華之後,就很少聽到有其他知名的馬戲工作者出現。

This is an image

即使仍有不少環境問題需要改善,但目前已有越來越多的表演者投入至馬戲領域中。圖 / 取自楊世豪臉書粉絲專頁。

 面對台灣的馬戲生態的問題,以馬戲表演維生的楊世豪認為,不要怕付出,即使沒有收獲也無所謂,因為那些都是人生的必經之路。選擇走上街頭的他,已經建立起自己的一套方法,也累積了一定的知名度與觀眾數,這樣子的生活對他來說,非常滿足。

 

 有許多馬戲表演者和楊世豪一樣,懷抱著夢想,也不畏懼辛苦。但是台灣有沒有可能,讓這些有理想、有幹勁的人,在追逐夢想的道路上,無後顧之憂的走得更順、飛得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