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專欄】台灣馬戲出路二:培養民眾成為「觀眾」 林正宗推廣藝文教育

【記者陳艾伶、鄭雅方、倪旻勤、郭又華台北報導】「街頭就有馬戲表演了,觀眾還願意看要錢的嗎?」臺灣馬戲發展遲緩,表演團體生存不易。臺灣馬戲創作團體「圓劇團」團長林正宗剖開現狀,指出最大的問題是民眾對藝文欣賞的觀念和認知,多數人並不願意花錢進劇場看演出,使馬戲這項藝術無法普及。而藝文欣賞的觀念該怎麼培養?林正宗認為最好的方式是「教育」。
 

 

This is an image
臺灣馬戲創作團體「圓劇團」團長林正宗。圖/倪旻勤攝。
 

投身教育的馬戲理想實踐家

 

 入夜的台北依然繁忙,路邊的咖啡座伴隨著尖銳的引擎聲與刺耳的喇叭聲。如同快速的車流,林正宗踏著急促的步伐,從街尾迅速走近。經過一整天的繁忙,他顯得非常疲憊,但談到喜愛的馬戲,林正宗眼中的神采依然不停閃爍。

 

 「教學不是培養學生成為專業的表演人才,而是用這些東西讓他們去體驗生活、激發創意思考。」講到花了自己大把時間的領域,林正宗揮舞著雙手,好似在表演台上舞動著。分出超過一半時間在教育上的林正宗,並不急切於培育馬戲新世代,而是希望透過自己的課程提高大家對生活的參與、增加生活經驗,讓藝術和日常緊緊聯繫。

 

 林正宗教學的對象包含學校、社團學生,甚至是樂齡學習中心的爺爺奶奶,且教學項目不只有馬戲,也包含表演藝術、戲劇和雜耍。儘管教學類別多元,但這些其實都與馬戲的發展息息相關。他認為要有一定數量的馬戲團體,彼此的作品才有辦法激烈碰撞、才有辦法建立完整的馬戲生態系。因此民眾對馬戲的認同非常重要,而要有認同就得先確立起藝術欣賞的基石。

This is an image

林正宗在臺中市大甲區帶領的樂齡社區劇場課程。圖/取自圓劇團粉絲專頁。

 

結合台灣本土文化,走出屬於自己的路

 

 然而,馬戲有辦法跳脫以往的框架,走出屬於「台灣」的路嗎?林正宗有些羞赧卻又堅定地提出自己的看法:「學習和模仿實在太容易了,那些不僅不會是你的,也不會永存。」在他眼中,如果創作者能夠汲取土地和文化元素,讓藝術表演不再屹立於巍峨的殿堂,而是一種能與觀眾對話的生活日常,那樣的馬戲表演就能完全的屬於台灣。更甚者,也許可以運用馬戲表演來傳承台灣的底層文化、邊緣文化,那樣的馬戲對台灣來說就更有價值了。


This is an image
圓劇團2017年作品《噶哈巫!斷語?》劇照。圖/林正宗提供。

 

 在馬戲發展的領域,林正宗有一番自己的見解,他在自己的舞台上披荊斬棘的開拓著馬戲疆土,也許連父母都不理解他的選擇,但他仍選擇愈走愈遠。外人看來艱辛的道路對他來說不算什麼,「因為我跟著自己的感覺走,這是我真正想做的。」

 

 採訪時間結束,林正宗再度踏著急切的步伐離開咖啡座。也許是對馬戲的熱忱,支撐他在疲憊中再度回到工作狀態,趕在午夜前送出劇團的補助申請。如果申請沒過,那麼接下來出國參與藝術節的行程就更加艱難。

 

 儘管有許多在理想中奮鬥的馬戲工作者,但台灣的馬戲發展的道路仍然阻且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