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展覽自拍亂象多 民眾看法各不同

     【記者李昕芸台北報導】近年越來越多民眾習慣把參觀展覽列入假日行程,有些人喜歡看展打卡,並跟藝術品合照,欲藉此回憶展覽作品。然而,民眾為了自拍而破壞藝術品的行為時有所聞,引發不少爭議。觀展者陳小姐無奈的說:「雖然我也喜歡在展覽時拍照,但有些民眾一拍就是二十分鐘,完全不顧後面的人,讓我覺得很不開心。」執意要與作品拍照的行為打擾到其他觀展者,讓欣賞作品變得困難,因此也有民眾提出禁止拍照或是規範拍照行為的建議。

 

   事實上,國內的公立美術館在民國103年以前是全面禁止拍照攝影的。因為專業相機的閃光燈會產生瞬間高度集中的亮光與紫外光,導致作品的褪色、老化,加上民眾為了拍照,推擠、甚至爭吵的情況,造成美術館的管理不便,才會制定此規範。
 

This is an image
專業單眼相機的閃光燈強度容易導致書畫類作品的褪色、老化。圖/李昕芸攝

 

「雖然很多人覺得美術館禁止拍照攝影是因為拍照會傷害作品,但對館方來說,拍照造成現場混亂,間接影響參觀品質,更是他們禁止拍照的原因。」《Say Cheese to Art Museum》展覽策展人劉修岑解釋,現今大眾使用的手機內建相機尚未被證實會對作品造成損害,因而在不開閃光燈的情況下,拍照是可被允許的。
 

This is an image

由(左起)陳怡如、黃湘頤和劉修岑策劃的《Say Cheese to Art Museum》展覽,邀請民眾一同討論美術館開放觀眾攝影的議題。/李昕芸攝

 

   不過,隨著拍照打卡的風氣盛行,公立美術館為了因應民眾的需求,紛紛開放拍照攝影,也增加許多互動性展覽,盼能達到藝術親民化的效果。以今年七月在台北市立美術館「社交場(Arena)」展覽中的《當我們同在一起》為例,此作品是由河床劇團發想,他們邀請觀展者一起「成為藝術」,讓觀眾在黃色房間裡穿上戲服及各種道具,盡情地自拍與被拍,然後將照片寄給河床劇團,劇團每天會選出一張照片,並裝裱展示在美術館裡。「透過在美術館被拍、自拍這件事,我希望能夠拉近觀眾與藝術、與美的距離。」河床劇團藝術總監郭文泰說。
 

  有些人質疑「與作品自拍是與藝術拉近距離」的說法,因為許多拍攝者拍完照後上傳,就不再拿出來翻看。Lightbox攝影圖書室的創辦人曹良賓則對此表示,「我們不應該用翻看頻率證明一張照片的存在意義,而是它是否達到你賦予給它的任務,例如分享展覽資訊給朋友。」

This is an image

針對美術館開放觀眾攝影的議題,民眾在《Say Cheese to Art Museum》展覽的互動牆上留下自己的想法。圖/李昕芸攝

不論拍照的目的是回憶展覽的美好抑或是分享展覽資訊給他人,只要避免在拍攝時打擾到其他觀展者的參觀品質,你我都可以用自己喜歡的方式鑑賞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