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吾家還是無家 戳破城市宜居神話

    【記者鍾詠吉台北報導】由飛鳥先生的路邊攝影社、台灣芒草心慈善協會及獨立出版平台游擊文化主辦的「無家吾家」攝影展,10日在台北萬華剝皮寮歷史街區正式開展。攝影作品不僅紀錄街友平時的工作狀況,也包括他們的日常生活。

    對一個高喊宜居城市口號的都市而言,無家者的存在無非是最沈痛但無聲無息的控訴。然而,策展人林璟瑋希望能打破社會對街友的刻板印象,不願像其他人刻意拍攝街友悲情的一面。「攝影不為了獵奇,而是紀錄。」林璟瑋認為,拍攝心態必須建立在平等之上,就像朋友一樣。


部分攝影展展示作品空間。圖/鍾詠吉攝
部分攝影展展示作品。圖/鍾詠吉攝

    「他們(街友)其實跟我們有沒太大的不同」林璟瑋分享,當初跟第一位街友聊天聊了一個多小時,後來才知道對方的身份是街友。這讓他意識到,街友其實跟一般人沒什麼太大的不同,而是這個社會將他們貼上負面標籤並污名化。事實上,不只台灣,全世界都一樣。
 
    一般人或許認為成爲街友是個人不努力、好吃懶做的結果,因而對他們產生刻板印象。「其實大部分的街友都是有工作的。」林璟瑋提到,受限於身體狀況與年紀,街友的工作主要以舉牌、幫忙廟會出陣頭等短期、不穩定的工作型態為主。

策展人林璟瑋向現場民眾解說照片背後的故事。圖/鍾詠吉攝

策展人林璟瑋向現場民眾解說照片背後的故事。圖/鍾詠吉攝

    出現在這次攝影展作品、在政大側門賣大誌雜誌(The Big Issue)的街友阿助表示,賣大誌已超過6年,生活有明顯改善。「以前生活都要靠教會,現在不但能養活自己,還有能力租房子。」阿助說,有工作最大的差別是是不用整天待在同個空間,很多人流浪久了,精神狀況都不太好。

    阿助更提到,以前走路頭都低低的、沒什麼自信,現在他跟一般人沒什麼不同,更能與社會共存。「勤勞的站,一『勤』天下無難事!」阿助分享,在街頭賣雜誌不會知道客人何時會來,千萬不要去想一天站了兩個鐘頭能賺多少錢,那是不切實際的,站久了機會才是你的。

    參展民眾紀而軒表示,「我覺得他們很堅強。他們並不像我之前印象中,就是一個純粹在街頭晃蕩的人。」很少人了解街友背後的故事,他認為這些人都經歷了大起大落的人生,必須要有很堅強的韌性,否則無法繼續往下走。

    然而,過度的憐憫與同情在林璟瑋眼中不是最好的解決方式。「他們需要的是人性尊嚴。」他認為,提供街友工作,並透過工作讓他們能肯定並養活自己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之道。若是社會願意將他們視為一般人,或許可以慢慢改變這個狀況。